周泽楷的啪叽x

庸俗梦想家
星星是骗人的

【黑遍全联盟】村口小张师傅和村北韩姑娘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真正的标题在这儿—《职业选手特殊的避暑方式》
·ooc预警
·不负责任地写完才发现没有带国家队全员玩x
·撞车算我借梗!鞠躬!
·一起写了两节课的小佬@吧唧今天也很攻 





连成片的白色雾气缭绕氤氲朦朦胧胧,柔和的光线里杂糅着点点密集的水汽,水声轻轻巧巧地流泻,如是仙境,竟是见不到一丝人烟。



“难道G市的搓澡巾都这—么—小???”



张佳乐惊恐地拎着一条粉粉嫩嫩的hellokitty小方巾蹦出来,扒着门框给喻文州义正词严地声讨这条粉色小毛巾根本不是他的尺寸。



“...难道你们北方那边的人淋浴还要搓澡?”早就等在外面的喻文州绝望地扒拉出一条浴巾递给探个脑袋出来的张佳乐,“这个...理论上差不多。”



张佳乐说声谢啦接过去,把浴巾围在身上用正常人系蝴蝶结的手法系了个死结走了回去,黄少天震惊地看着张佳乐自我夸赞自己像系了个死结一样,真是心灵手巧。



黄少天伸出尔康手,张佳乐,这真的是个死结....



等到几个磨磨唧唧的东北大老爷们儿搓完澡出来,连江波涛的影子都冒烟了。



唐昊拽着死在灿烂的阳光底下的孙翔的一条腿把他往前拖,热迷糊了的孙翔刚睁开眼睛就停在泳池的怀抱一厘米处。



孙翔一想不对呀,游泳冠军孙翔以高难度倾斜90度动作踮在了岸边一丁点瓷砖上,死死地抱住唐昊的大腿,泪眼婆娑地扯着唐昊的大花短裤悲伤地向后一跃。


江波涛捂住了周泽楷的眼睛。


黄少天嗷的也拉着喻文州一起跳了下去,方锐深深留恋地看了林敬言一眼,刚伸出手时就被林敬言反手推了下去。


叶修和王杰希进行了不为人知的交♂易♂,然后两个人偷偷摸摸地躲在树后。



王杰希从左边钻出来把毫无防备的张佳乐吧嘚一下推了进去,叶修从右边蹿出来把刚摘眼镜看叶修人畜不分的张新杰丢了进去。



周泽楷被叶修视线盯的浑身一震,自觉地抱着小企鹅泳圈和江波涛跳了下去。



“咦,老韩呢?”叶修左右张望了一会儿没看见人,王杰希高深莫测地掐指一算:“可能躲起来了。”


“那等会再找他。我们先跳。”叶修深情地和王杰希对视一眼,手拉手站在泳池边,“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跳。”


“一,二,三,跳!”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两个人很尴尬的看向对方。
“你为什么不跳?”
“那你为什么不跳?”
“我肚子疼。”
“我头疼。”
“....”



王不留行突然毫不犹豫地向君莫笑出手!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扛着微草,无可阻挡地脚下一滑,啪的一个后空翻倒进了水池里。


叶修幸灾乐祸地离开现场:“我得去找老韩去,老韩呢?”



韩文清害怕。
韩文清惶恐。
韩文清一点也不想承认八块腹肌的自己不会游泳。
韩文清听着叶修的脚步声吧嗒吧嗒的靠近。


韩文清绝望。
韩文清想起了被游泳池支配的恐惧。
韩文清看着叶修的脑袋东张西望地靠近。


韩文清同样也不相信虚胖死宅叶修会游泳。
韩文清给他一个正义的凝视。



“我...”叶修缓缓开口。
你要是叫我去游泳我绝望痛苦之巴拉拉正派韩文清今天就为民除害!
“...其实我也不会游泳。”
韩文清脚下一软,他东北老汉多年压抑的内心快要抑制不住,差一点儿放声大哭。



叶修惊恐地看着韩文清脸上风云变幻,他在思考老韩下一步是要上勾拳还是扫堂腿。



叶修捂着肚子想跑。



韩文清热泪盈眶地想:十年,一如既往。我们还是都不会游泳。



于是两个人勾肩搭背地蹲在泳池旁和睦地望着他们的小崽子们。



小崽子孙翔向着大崽子张佳乐发动技能龙抬头,掀起冷冷的水花打了他一脸。机会主义者黄少天钻进水里,扒下了张佳乐的裤子。


“哪 个 王 八 蛋 敢 扒 你 乐 爷 裤 子 ?”杀气腾腾的张佳乐朝着水里狠狠一踩。


挨了一脚的黄少天咕噜噜吐了几个泡泡顽强地抱着张佳乐的腿,往上一抬。


张佳乐终于理解了他的百花缭乱被挑飞空中时的刺激,手忙脚乱地往下扑腾出一大片水花,糊了刚钻出水面的黄少天以及无辜的孙翔几巴掌,还波及到了远方的老人家们。


张佳乐,你完了。


王杰希狠狠抹下自己脸上的一层水,喻文州僵硬的闭上嘴,差点把满嘴的水吞进去,张新杰悲痛地揉着自己脆弱的眼睛,方锐和唐昊都八爪鱼一样扒住林敬言,林敬言坐怀不乱。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把水往后面一甩,刚张开嘴想说话的江波涛又喝了口水。


一瞬间,张佳乐成功拉下了所有仇恨值。


岸上的叶修喜闻乐见,煽风点火地高呼集火那个张佳乐。


张佳乐惊恐地环顾四周,张新杰视若无睹地扭头找眼镜,孙翔哈哈哈哈哈地挑衅说张佳乐你有本事找你队长来帮忙啊!


张·邪魅狂狷屌炸天·龙傲天·佳乐的剑眉星目刀锋般冷峻的脸庞出现了一丝崩裂。


他迟疑的咔吧咔吧的转过头,听见韩文清的拳头咔吧咔吧响。


玛丽苏男主张佳乐咔吧咔吧转回头,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愤怒地摞下一句话:“你们有种冲着我来!别碰我们的旱鸭子队长!”



韩文清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这是HE



BE在这儿



那一个星期,张佳乐没有喝过一滴水。



评论(29)

热度(317)